卯兽

亚洲寮的日常记录(二)

二,结界突破二三事

吾乃大天狗,在一个欧气满满的寮里,虽然阿爸只有29级,但是寮内已经藏龙卧虎有着我和辉夜姬两只SSR并着姑姑这位骨灰级输出,假以时日必能崭露头角,维护大义,还这平安京真正的平安。

在阿爸没有上线的时候我们乖乖的坐在结界里,等待着冒失的非洲人闯入这里然后狠狠杀上一回合,我们有着不会让山兔跳两次舞的自信。

那天,一切本该如此。

我抬眼看了看对面椒图,妖刀,萤草,吸血姬,黑童子的阵容,连个奶都没有你们打什么结界(?)!

辉夜姬撑开湛蓝如海的结界

山兔默默地拍拍地面

我腾空一个华丽的羽刃暴风

座敷默默递上鬼火

姑姑伞剑出鞘又一个大招飘过

一切本该就此完结。

一片纸人发出的幽蓝火光中,还有一个小小的身影撑着那对他来说过于沉重的镰刀,剩了一点点血皮,站在那里。

战场一片肃静,似乎该他出招了,然而他没有立刻出手,仿佛要让我记住这双充满恨意的浅金色的骇人眼眸。

他发出了狰沙哑可怖的笑声,提起刀冲到我们面前,一下,两下,三下,四下。两千多的白字和能达到四千的黄字一溜烟的冒出。

四次斩击对我来说不过半管血槽,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这般的连斩,山兔和阴阳师都不甘的化成纸人,在蓝色的火光中我才想起--

黑童子的变态之处在于连斩往往不止一次。

他看到我方有人阵亡时笑声再次想起,刀又逼至眼前。眼前龙宫般的结界散去,辉夜姬也终是没能坚持住这般疯狂的斩击。

最后,他的刀只面对我一个人,每一刀下去也不过二百多的攻击,我告诉自己为了大义我要坚持住,可是最后一刀划过我的躯体,我仍是输给了这个少年。

最后一刻我好恨

为什么没人带镜姬?


纪念今天被小小黑四次四连斩砍翻的结界。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