卯兽

孑然(中)

残血小小黑x满血小小黑
水仙设定,介意者慎入
基本上人物参考我的式神录
军训累成狗
下部分开车

疑惑无法消弭且无孔不入,现在更是一拥而上,黑童子在院墙边上停了下来,然后一跃跳到了临院,这连着三四院的阴阳师都很要好,式神来来往往也稀松平常。

惠比寿像个货真价实的老爷子那样捧着一杯茶,坐在鱼上向他招了招手,给他树了一个鲤鱼旗。于是小小黑就在鲤鱼边躺下,一边看着云彩渐渐染上金黄,一边享受回血的暖意。

“老爷子,我……对战时是什么样子的?”两家阴阳师平日也曾切磋,犹记得惠比寿老爷子第一次上场那次四千多的治疗量直接气哭了暴力输出草,但是下一回合就被黑童子挨个收割了。

老爷子也算是受过连斩的人,听到黑童子的问题,坐骑金鱼吓得立刻转了一圈。老爷子仔细回想了一下:“你嘛,在笑,铺天盖地的冲过来了。但是现在这种时候,倒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黑童子想不通,甚至不知道要怎么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笑。很快萤草在院墙那面招手喊黑童子吃饭,黑童子也就又跳回了自己的院子。

黑童子向来不和其他式神一起吃饭,他站在走廊一端,冷眼看着新来寮里刚刚二十级的妖狐蹑手蹑脚的将晚餐放在他的门口然后转身拉着同样二十级的夜叉逃也似的离开。

都在害怕吗?他们,全部,都在害怕我。

可是他们害怕的是这样的我吗?还是说,他们害怕的是另一个,狂暴的,嗜血的,可怖的,我。

这样的我啊,想想也有点可怕呢。

子夜,月色如水,清清冷冷。小小黑本已睡下,可是忽然又惊醒。逆着银光,有一个小小的影子正跨坐在他的身上。

看他的面目分明与黑童子是同模而造,可是逆光下那本该小巧的唇却勾出骇人的弧度,一个笑容仿佛要将那张可爱的面孔撕为两半。

“你们这些人太恶心了。”

又是这种声音,似远似近,似虚又似实,黑童子的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的环境,却看见那少年随瘦却精壮的上身有两道狰狞的疤痕,从右肩直直的经过右腰没入裤子中无法得见。

黑童子想起来了,今天的对面主力输出是荒川之主,他在白童子的辅助下一招吞噬将黑童子逼近死亡边缘,然后又一同在镰刀下被割裂了躯体。

那狞笑的小小黑将手掐在身下人的颈上,大有种和我一起下地狱的架势。“他们都害怕我,你也要害怕我吗?这副自私的嘴脸,太恶心了。”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