卯兽

恶徒·文案+第一章(路奇受注意)

路奇受  有不吃这个的朋友们注意避雷

【文案】

路奇,你做过梦吗?

路奇,做个梦吧

你的梦里会有个坏家伙

路奇,你就是个坏家伙

你的生命的意义就是不断战斗与战胜

鲜血淋漓,不得安宁

路奇,我们都是恶徒

这就是恶徒的命运


第一夜·纵欲之夜

路奇很少主动做梦,难道是因为白天杀了五百个士兵?路奇不信他们有足够强到可以在梦里对自己施以报应。若他们敢来,正好再杀一次。

在这片黑暗的空间中,路奇感觉自己能够独立的清醒的思考。这真的是我的梦吗?路奇说,我要试验一下。

路奇没能成功的在梦里构建出一只鸽子,难道这不是我的梦吗?路奇很疑惑。

这时,忽然梦里有了光,虽然没有士兵找他索命这件事让路奇非常失落,但是最重要的事情是:

梦里有了光,可是路奇却睁不开梦里的眼睛。

很不妙。

有光滑的丝绸生长出来,卷住了他,紧紧缠绕,缠绕的路奇近乎窒息,缠绕的他没有一点力气。

然后,那丝绸化作了冰冷的锁链——透过真实的过分的触感,路奇感到了异样。

这感觉,他分明一丝不挂——而他明明有穿可爱的鸽子图案的睡衣。

算了,毕竟这是梦,发生什么都是有可能的,比如说他身上的锁链正在拉他的腿,使他的两条腿张开一个羞耻的角度。

等等,这种梦对于十三岁的男孩来说是不是早了点?

这绝不是我想要的,路奇说,只是我没有足够的能力打败你。

直到路奇那野兽的直觉告诉他事情很不妙了,路奇才开始死命挣扎。

你经历过鬼压床吗?现在路奇处于被鬼压床了的梦里。

无论意识怎么叫嚣着动起来——动一下,哪怕是出个声也好啊,可是身体就像被不可忤逆的力量操纵胶着了一样,不为所动。

有东西开始抚摸路奇的身体,从被锁链拉住的小臂到敞开的大腿,那冰凉的触感仔细的抚摸过他的每一块肌肉的边缘,就像在欣赏他健美的肉体。

然后这种力量经过路奇的头发,然后冰凉的感觉落在眉心沿着镰刀样的眉毛一直摸到太阳穴再向下抚摸下颔骨,最后向上停在了唇间。

停下来。

路奇开始罕见地恐惧——他见过,一群海贼犯下的强迫少年男女的恶行。

而他现在也是如此,无法反抗。

快停下来!
冰凉的触感开始一路向下抚摸过喉结、锁骨、胸肌、腹肌,然后一点也不柔和的——

停下来啊!路奇开始愤怒的挣扎试图冲破意识的牢笼重新获得对躯体的掌控权。

“额……”在洞穴被触碰的时候,他终于强行的发出了声音,在颤抖的尾音中结束了这不堪回首的梦境,路奇眨眨眼,扯了扯好好穿在身上的睡衣,然后下意识的向下试探,果然摸到了浑浊粘腻的液体。

路奇早熟的叹了一口气,任命的换上新的内裤,就十三岁的孩子来说,这个梦已经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路奇揉了揉睛明穴,拉开了床头灯,读一段诗吧,路奇说。

缎盒里倾注出的炫目辉煌
是她珠宝……的闪光也升起来迎着
在开着口的象牙和彩色玻……璃?玻璃制的小瓶里
暗藏着她那些奇异的合成香料——膏状,粉状或液体的
——使感觉局促不安,迷惘,被淹没在梦境里

被湮没在梦境里

不对,路奇睁了一下眼睛

哦。局促不安,迷惘,被淹没在香气里

只是没忍住的一眨眼,再睁开的时候路奇猛地'清醒'了。

路奇睁开眼睛,他被锁在类似于刑讯室的地方,对面是一个小窗口,从窗口中投下来一道强烈的日光,在日光遮掩中他看不清阴影里的人,只听见他像夜间海水一样温柔沉稳的声音。

“为什么要杀掉那么多人呢?”

路奇冷哼,动了动胳膊,锁链哗啦哗啦的发出响声磨的手腕子有点热。

“因为他们太弱了。”

他听到了那个人好像叹了一口气,他从阴影中走出来,面孔模糊不清,他一只手掩住路奇的双眼,另一只手带着凉凉的体温压在他的心口。

哭声,他听到了哭声,从微不可闻渐渐变大变近,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一个又一个人加入这哭声,四下几乎满溢。

都是女人的哭声,也许还有孩子。嘶哑、低回、尖细,不同的人声交织在一起,还夹杂着她们的绝望她们的诅咒她们的痛恨。

路奇感觉他晃晃悠悠的就像是划着小筏陷入了一片充满风暴的危险的海。

在一片呜呜咽咽中,男人的声音像天神降临般突兀的响起:“路奇,要对弱者施以慈爱。”

路奇一阵恶寒猛地坐了起来,看看翻开的书又关上了点了半个晚上的台灯,活动活动关节。

真是任性的家伙。

“要对弱者施以慈爱。”

“要对弱者施以慈爱。”

简直是被洗脑了一样,早饭的时候路奇耳边一直回响着这句话。

在路奇喝完了自己的牛奶,吃光了自己那份并不是很可口的鸡肉三明治,长官开始了日常的布置任务。

“今天的任务是处理畏罪潜逃的海军高层埃文斯父子,以及共罪的附属海军。”

屠杀。

路奇忽然想到了这个词,紧接着作为施暴者他感受到了兴奋,跃跃欲试,摩拳擦掌。

但为什么,紧握着玻璃杯的手在颤抖?

“要对弱者施以慈爱,”昨夜的声音响起。

“弱者没有生存的理由。”一直以来内心遵循的教诲不甘示弱。

即使没有表现在明面上,路奇年幼的心脏也一直在颤抖,就连屠杀也少了乐趣,心里面已经成型的黑暗正义似乎也不是那么清晰了。

血肉横飞之间,路奇用一笔又一笔血债告诉自己——你不能回头,你无路可退,你是对的,你只能是对的。

是的,弱者没有生存的理由。

任务过后路奇沿着水渠闲步,宁静而祥和的小镇还不知道发生了怎样的惨案,天空上云朵柔和,小桥下河流澄澈,阳光暖洋洋的,这让路奇很放松,索性放空了头脑漫无目的的沿着河水闲逛。

“要买一枝花吗?先生。”女童的声音脆生生的很可爱,在金黄的阳光下,如同天使在云端显现了自己的面容。

“要对弱者施以慈爱。”那个人的声音此刻占据了路奇全部的思想,温柔的如同神祗。

路奇向小女孩笑了一下,伸手想摸摸她的头——

腰部的疼痛让他瞬间清醒。

女孩露出一个充满憎恨的表情丢下花篮和捅入路奇腰间的匕首落荒而逃。

去你的吧,见鬼的天使。
去你的吧,见鬼的慈爱。

女孩被指枪从后心开了一个血洞,第二个,第三个……

路奇在虐杀中抒发自己的愤怒,弱者没有生存的理由,弱者,弱者。那个在别人梦里都不敢现身的渣滓,那个懦夫,那个见鬼的混蛋。

“埃文斯·海拉,你立了个大功。”加布拉用脚推了推女孩的尸体,说的酸不溜。

路奇没好气的给自己缠纱布,心里想的只是这是怎样的一个又大又黑的历史。

如果你再敢在我的梦境里出现,我一定指着你的鼻子告诉你:“带着你的慈爱滚远点。”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