卯兽

这里是不发图片不会发主题星人。。。
cp微羽花

[爵士的回忆录]

基拉度躺在露天的工地里,眼睛不大能睁的开,而且灰蒙蒙的天也没什么好看的。

七个混徒……只剩自己一个了,

真是可笑,说什么爱啊,包容啊,那就为什么不肯包容黑暗呢?

囚禁于地底的时候,那岩浆一样的杀意郁结在自己的心里,就像现在淤在嗓子里的血,咳不出来就索性让它凝结在那里,就算窒息也任由它了。

也许混徒快要死的时候也会回忆过去。

——卡恰很爱炸毛,稍微一逗就可以逗出一打表情包。他还很爱生气,穷的要炸,幸亏他只画眼线不画眼影,要不然我的眼影还得多买一管。

——砰芭虽然凶凶的但是很关爱其他混徒,每天早上都会用他独特的舞法吼上一句起床啦!然后一边和枯龙斗嘴一边去做饭。

——乌丽是女孩子,随身自带女王气场。只有最开始找到栖身的房子那次,有两只蟑螂在墙角谈情说爱,于是乌丽吓得爆发出尖叫并且给了卡恰一个三分钟的窒息拥抱。话说回来,房子还是里斯和滑士厄一起租到的。用的是里斯衣冠楚楚的人类身份。刚搬进去没几天,我们忘了关门,就听见隔壁的大妈给里斯打电话以为我们是楼下理发店的学徒进来闯空门。还说了句什么“小学校长居然有这么杀马特的朋友。真是人心不古,人心不古啊!”

——说到里斯。还不是耽于幻想的小鬼。他和圣女相爱,可是他忘了,面对叛徒,好人也许可以互相原谅,但是恶人只能诛之后快。所以,他死了,而她还活着。整个过程还不是我动手最多,包括苦肉计在内,良心债不还是我欠的最多。哦不,我没有良心我忘了。

——我后来晕了,但我知道,枯龙死了,滑士厄也死了。他不是很爱说话,就像一只默默干活的大型犬类。偶尔会发自肺腑的来一句:“每次下雨都感觉自己变帅了。”第二天还义无反顾的往头上抹发胶。最开始租房子的时候里斯占一个屋,乌丽占一个屋。剩下我们五个在客厅打地铺,每次我都拉着枯龙早早的占下里面的位置,就算是往被子上插满羽毛、种满焚火玫瑰也在所不惜。然后滑士厄就得默默的睡在最外面,第二天躺在冰冷的地上腰酸背痛。几个冬天近乎如此,但他只是瞪着我们,从来不说什么。到最后,我还把杀死里斯的良心债推倒了他头上。

——枯龙一直阴阳怪气,喜欢分分钟把自己扭成佛山无影系列,但他其实很喜欢阳光,在人类的世界里,他是最懂得享受的。每次都会拿回来零食然后被我们抢光。他一直说想和我一起跳混舞“就在你踩拍子的那一段,让我抱抱你。”我们有一次付诸实践了,但是接到了滑士厄和砰芭抵制和厌恶。我知道,当我们在一起跳舞的时候拍子是混乱的,因为当我们的拍子完全相和的时候,我就会产生一种冲动,一种就这么跳下去,直到枯萎老死的冲动。我知道你也是这么想的,于是我说:“看吧,我不擅长双人舞。”

真遗憾,那时居然没能吻你。

天空开始下雪,冬天真的来到了。雪花纷纷落在基拉度的脸上,然后融化,顺着脸颊流下。

他渐渐感受到雪落在地面上产生的潮湿,“我如果一直这么躺着的话会不会生病?”

“我又不是老头子,是不会生病的。不过想想,卡恰的炸毛,砰芭的关心,乌丽的害怕,里斯的背叛,滑士厄的沉默,还有枯龙的爱各个都是真性情,只有我,笑是假的,说着的话也是假的,像饱经事故又狡猾的老头子,笑呵呵的做着恶作剧。说不定我这么躺着真的会生病哦。”

雪开始呈现出覆盖大地的架势,基拉度闭上了眼睛,但是他的神志异常清明,他见过很多的人类,疲倦的人类,麻木的人类,悲伤的人类,虚假的人类。他们行走在大街上和被抛弃的娃娃也没有太多不同,他们天赋的内涵被扯出来然后填塞进去更多的不堪。话说,我们为什么没有想到呢,如果我们对着人类念出引以为傲的咒语,他们所变化出的怪物会不会毁灭整个世界?呵呵,那太危险了。

寒冷开始入侵基拉度的每一寸神经,这寒冷和令人焦灼的饥饿不同,这寒冷让人甘心成为一具尸体。

也许我应该到歌剧院底下找一口棺材,基拉度和自己开了个玩笑。可是他忽然想到死亡,没有人告诉过混徒们被净化意味着什么,就像没有人可以告诉人类死后会怎样一样。可是他脑海里忽然响起了一句话:“愿恶永存。”混徒也许会死,魔王也许会死 可是光与影同在,恶将永存。

也许对于我这样的恶徒来说,这样就够了。

评论(8)

热度(62)

  1. 我!万里!吹爆花羽!卯兽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