卯兽

关于原创女主们的段子

又称:救命我只不过是来偷窥幼女可是为什么勾搭到了一只原创女主?

又称:我们那些没能变成爱情的邂逅们  [1]卡恰

“卡恰,”枯龙一步三扭腰地从钢筋水泥旁边穿过,“那个什么圣女,我昨天好像看到她了哦。”

卡恰有点头大,“难道是又出现了一个天女?”

枯龙打算逗逗卡恰:“说不定是呢,只不过这次不在东音小学,在……”他拉长了声音卖个关子。

果然卡恰被逗得站了起来,眼睛一瞪,眼线大了一圈:“快说,在哪儿?”

枯龙向后软软的靠了一下,也没在意基拉度拿手垫了一下他身后的钢管怕他硌着。“在二十三中,你自己去找吧。”他摆摆手又“好心”的补充道“高中哦,离这里不近呢,你自己去吧。”

于是下午两点多,卡恰就这么沐浴着阳光站在二十三中的操场上汗流浃背。周围一棵树也没有,但是他站在那里并不突兀,因为放眼整个操场,黄毛居多蓝毛不少,红毛紫毛也有,长发有侧秃也有阴阳头莫西干应有尽有,这么一看自己居然不是最杀马特的。但不妙的是,这群不良们好像在打群架。

忽然传来一声钢管划在地上的尖锐声响,闻声望去就看见一个太妹打扮的女孩,她梳着斜马尾,染了一头黄发却隐约看得到黑色的发根,右鬓剃得有点秃却挑染了一缕紫发垂到胸口。穿着到大腿的短裤和豹纹长袜,上身是黑夹克和深V领。她右手握着钢管,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被淹没不见。一方的老大笑着向她招招手然后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搂住女孩的腰。

接下来?群架就开始了。嘭!~乓咣……々‖@~@……啊!……咣当。。。

卡恰在解决了三个不长眼的挑战者以后开始寻找更好的偷窥地点,然后他找到了——教室。有三个教室空无一人,看来人都下去打架了,于是鸠占鹊巢的卡恰拉了把凳子,开始看戏。

那豹纹女孩就拄着钢管站在那里,在不长眼的女孩跑过来揪她头发要揍她的时候她一钢管扫过去,直接往肚子的位置抽,看得卡恰倒吸一口凉气。然后她就没再动过手,就拄着钢管看着自己这方的老大被掀翻在地,一动不动。胜利者走过去一把抱住了豹纹女孩,她没动地方只是笑,他欢呼,然后一片群魔乱舞。

卡恰想了想这样的女孩子还真就……不适合拯救世界。

很快躺在地上的不良挣扎起身各自散去,操场上只剩下豹纹一个人。她静静的站着,站了有一段时间。“难道是在等着圣女?”卡恰知道自己猜错了,因为她开始跳舞,钢管掉在地上尖锐绵长的一声响。她款款的抬起脚,压下腰,伸出手臂摆了一个优美又有难度的动作,几个旋身之后轻盈的跃起抬腿来了一个倒踢紫金冠右后轻巧落下。她忽然停止,警惕的看着从教学楼里走出来的卡恰。

“你是谁?”她恢复站立的姿势,微微后倾的姿态十分曼妙。

卡恰并不想回答她,因为他有非常重要的话想问出来——“你为什么穿着豹纹跳古典?”

女孩以手掩面做了一个不忍直视的动作,并不想回答他。而卡恰来了兴趣,伸开双臂,指尖一翘,一阵机械的振动从一端传到另一端:“你功底不错,跟我学习混舞吧。”

女孩一脸嫌弃:“你跳的是机械?”卡恰歪着头歪着嘴笑了起来:“你穿的这么摩登,怎么说都不适合跳古典舞不是吗?”豹纹女冷笑了两声,扫了卡恰一眼,脱下了高跟鞋。

坏了这是要抽我——卡恰刚想跑,却看见她高高的抬起一条腿然后款款旋身做了一个探海翻身的动作,还不尽兴似的又翻了三个。“这是炫身段呢,”卡恰心想“真不赖就是了。”她停下来,挑衅的看着卡恰:“你我道不同,换句话说你还不配。”没等卡恰回声她开始弯腰穿鞋自顾的说着:“你就是昨天那个女人说过的混徒吧,我还以为那女的是个疯子,说的都是我不懂的话,她说我能拯救世界。”

她站起来,笑了。“你知道我是怎么回答她的吗?”

“我说‘去他娘的世界,有那时间,我能多骗出来两套衣服一顿饭。’,就是这样。你知道人类吗?那是践行着关我屁事和关你屁事两条金科玉律的生物,你们的圣混挪移跟我毫无关系。我今天穷明天也穷一百天以后依然穷,你懂吗?”

卡恰被说的有点怒意,这个女孩事不关己的态度让他很没面子,但是,他懂。

“我怎么不懂?我们混族被囚禁在地底,终日看不见阳光,如果不能得到朵法拉我们就又要回到今天看不见阳光明天看不见阳光一百年后也看不见阳光的日子!不甘与仇恨郁结于心,然后……”

“绝望。”女孩有点动容,卡恰这才发现她的眼神,她在发怒的时候都是麻木空洞的神色。

原来愤怒的尽头是绝望。

“我也曾有漂亮的舞衣,跳古典舞的那种长裙,丝绸质地上有刺绣,轻纱的袖子随舞而动。当所有的梦都消失殆尽,只留下丑陋的躯壳还渴望着明天。我只能脱下舞鞋换上丝袜,因为过去,已经过去了。”她继续用麻木的语调说着,她仿佛有一个悲哀绵长的故事,但是不想对这个陌生人去说,尽管他们如此相像。她尽管同情卡恰但她不想帮他,因为生活已经将她打磨的足够冷酷,她已经失去了拯救世界的活力和勇气了,换句话说,她不是小孩子了。

“我劝你找根钢管然后找到那个女人就这么劈下去,”她抬起手比了一个动作“一切就都结束了。”她笑得很开心一样,连肩膀都有点抖“我还劝你把眼线洗下去,找个店铺纹上一圈,一个月能省一支马克笔。”豹纹女开启了毒舌模式,瞬间清空了卡恰的血槽——“别吐槽眼线了行不行,算上手抖我每天得化半个小时的妆啊。”

卡恰目送着豹纹女走出校门,可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他追了出去,“你就不火大吗?就不埋怨生活的不公吗?就不愤怒吗?”
女孩款款的转过身来勾起了一抹奇怪的笑意:“我可是跳古典舞的啊,我们的文化是不允许我恨这个世界的,我冷漠但我爱它。”她转过身去继续走她的路。

卡恰又伸开胳膊做了一个机械舞的舞蹈动作然后高高的举起了右拳:“我们会拿到世界的!哈哈哈,希望那时候你还能爱它!”

“我会的。”女孩在自己心里回答。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