卯兽

孑然(上)

残血小小黑x满血小小黑

水仙设定,介意者慎入
基本到(下)就可以开车了

基本上人物参考我的式神录

孑然(上)

黑童子刚从斗技场上下来,无论精神还是肉体都十分疲惫,他拉开自己房间的门,吸引了他注意的是一面镜子。

他不喜欢镜子。

但是架不住每日清晨那放飞自我的发型,黑童子只得同意在自己的房间里摆上一面小小的铜镜。

黑童子清楚的看到,镜子里面的那个人影,在笑。

“嘿 嘿 嘿 嘿 嘿”

不知是谁的笑声在房间内响起,黑童子揉了揉太阳穴,想起了今日这疲惫感的由来。

今日斗技场的对面出战的人中,有白童子。

黑童子隐约记得自己以前发生的事情,也记得自己曾焦急地寻找白童子,也记得自己奋不顾身是为了守护什么,可是,是为了守护什么?

黑童子从回忆中回神过来,那铜镜已经掉在了地上。门口同寮的白童子怯生生的缩着脖子“那个……黑童子先生,鬼使白让我问你今天晚上想吃什么。”

黑童子还记得阿妈抽到白童子的那天,自己心中那种前所未有的充实感,希望满满地填充了自己那颗心,感觉未来趣味盎然。可是,第二天阿妈就又抽到了另一只黑童子。那两人一起成长,一起出战,形影不离。黑童子即使是寮中的顶梁柱,又是六星的长辈,也没有从自己手里抢人的理由。这颗心就又慢慢空了。

“刺身。告诉他,我去帮忙。”由于那份疲惫,黑童子的声音极其沙哑,吓得门口的小宝贝连话也说不出,赶忙拉着自己家那位黑童子一起跑回厨房向鬼使白复命。

而这面六星的黑童子不急不忙地换了便服,等他到厨房里只看到了鬼使白和打下手的小妖。他向鬼使白示意了一下就到一旁拿起刀切鱼肉片。黑童子用刀只会横片绝不竖切,据说这是群攻式神的普遍倾向,和鬼使黑如出一辙。

新鲜鱼肉在刀下被切开,丝丝血气挑逗着黑童子敏感的神经。刀身映照出了他的脸,他在笑。

“嘿嘿嘿。”

他仿佛又听到了笑声,他茫然的环视,整个厨房都充斥着严肃的气氛,鬼使白一动不动地盯着锅,可是锅里的汤远没有要熟的征兆,其他小妖更是在岗位上瑟瑟发抖。

黑童子切着鱼肉,他又想起今天斗技场上不快的由来,对面至少有四星的白童子,一直在释放小包子保护自己的队友,帮助他们一个一个地带走黑童子的队友。

这是黑童子第一次和白童子敌对,他还没想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和一直心心念念的白童子兵戎相见,对面的攻势就触及了黑童子,然后在他沙哑的嘶吼中,白童子和他的同伴们就被收割了生命。他无法阻止白童子在自己刃下被撕裂,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黑童子利落地切完鱼肉分装入盘,继而离开了厨房。

评论(9)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