卯兽


关于原创女主们的段子

又称:救命我只不过是来偷窥幼女可是为什么勾搭到了一只原创女主?

又称:我们那些没能变成爱情的邂逅们  [2]基拉度

注:基拉度实力撩妹。。。

直到基拉度奄奄一息的时候他才想起,在东音小学的门口他邂逅过一位年轻的母亲。

“您真漂亮,”那时是他先搭讪的“您有没有兴趣猜一下我的职业?或者让我猜猜您的职业?”

她转过头来,本来麻木冷峻的神色出现了一点光彩,她像看小丑一样的看着服饰奇怪的基拉度:“我猜您是走火入魔的戏剧演员。”

基拉度翘起唇角露出招牌的笑容,那笑容虽然假但是美,对于刚经历人生起落的少妇来说,这是最好的诱饵。:“那我猜您是失魂落魄的舞蹈家。”

她好像有点笑意仿佛很享受这种并不完全美好的称呼。

“请允许我猜猜,”基拉度把黑玫瑰放在鼻尖轻轻嗅着“您是跳flamenco的?”

女人抿着嘴笑了,就好像听到了什么有趣的笑话:“您可真会开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因为您的姿态是那样的优雅端庄而您的神色暗含着狂野,您的灵魂是那么高贵。”基拉度舌灿莲花然后施了一个连咒语都不用念的法术,他让黑玫瑰在少妇的鼻尖下绽放。少妇盯着那黑玫瑰,看着它一片片打开花瓣、流露出芬芳。“这可真奇妙,”她惊喜的双肩微耸“但是,我跳芭蕾。”

基拉度一摊手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好吧,我应该猜到的,毕竟您的脖颈是那样柔软,理应是奥杰塔(天鹅湖中的女主角)。”

女人的目光向下落到地上,她点点头:“我曾经。”

基拉度的笑容依旧:“您现在也应当是天鹅公主。”

她垂着眼:“我已经三十五岁了,并不年轻了,舞台上我的奥杰塔已经死了,而新的奥杰塔已经踮起脚尖。”

基拉度摘下盛放的黑玫瑰别在她针织外套的肩上,“您不是还可以变成奥吉莉亚吗?(天鹅湖中的黑天鹅)公主必然年轻,可是恶人不用在意岁月,他们享受岁月带来的经验与魅力,您就拥有这种令人羡慕魅力,您将会是华丽的黑天鹅,请相信我。”

芭蕾舞演员很受鼓舞,她麻木的神情开始生出一种活力来,她静静的看着基拉度仿佛想找到一丝欺骗的迹象,可是在她眼中他的笑脸那样真诚。

她终于笑了,依旧抿着嘴但是笑得眉眼弯弯,很好看。

“真是美妙的邂逅,先生。有时间真的应该和你一起喝一杯。”

基拉度摘下帽子扣在胸口,笑着微微躬身:“不胜荣幸。那么,什么时候有时间呢?”

她伸长高傲的天鹅一样的脖子,眸子充满了光彩:“等奥吉莉亚得到了王子的心,我一定请你喝一杯。”

很快东音小学打起了放学铃声,已经不再落魄的芭蕾演员和年轻的单亲妈妈牵起了孩子的手,回到温暖的家中。

枯龙坏笑着用羽毛摩挲基拉度的咽喉:“你太大费周章了吧,”他用怀疑的目光盯着基拉度含笑的眼睛“不要告诉我你这是在寻找朵法拉。”

基拉度压了压帽檐,反手用玫瑰梗抵住枯龙的侧腰“我本以为她跳flamenco,我想看《莎乐美》。”他一挑眉补了句“真的。”

枯龙不动声色的扭到他面前,用羽毛隔开他的花梗“小心别被砍了脑袋。(梗出自莎乐美)”

基拉度忽然把花梗举到枯龙面前一抖手腕子,变出一朵黑玫瑰来,笑得就像做成了恶作剧。枯龙看了看,撇着嘴学了一句:“真奇妙,”接着双手抱拳放在胸口学着迪士尼公主一样的做着夸张的妩媚表情:“太奇妙了。”他其实早就看惯了基拉度这招屡试不爽的撩妹神技并且暂时不想被撩,于是枯龙勉励性的拍拍基拉度的肩,只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又是一年夏末微凉的傍晚,三十六岁的“奥吉莉亚”一身曼妙的黑裙出现在东音小学门口:“您果然还在,”她看着笑容依旧的基拉度“我们说好的,一起去喝一杯。”

酒吧暖黄的灯光照在两个人身上,他衣服上精美的刺绣让他看上去就像一位王子,被奥吉莉亚深深吸引的王子。她端起酒杯,“辛德瑞拉”(一种无酒精鸡尾酒)的橙色在光下烁彩流金。深知自己并没有得到少妇完全的信任的基拉度只是点了和“辛德瑞拉”颜色相仿的“边车”,笑盈盈的和她轻轻碰杯。

“他们说愿意为了这个奥吉莉亚接受一个不算年轻的奥杰塔(在芭蕾舞中奥杰塔和奥吉莉亚一般由一个人扮演)。”

她举杯,说了一句祝酒词:“愿恶永存。”

假王子和真恶徒也举杯说下一句不出乎善良的祝愿:“愿你的奥吉莉亚不死。”

是的,恶永远不会消亡,只要她心里已经种下了黑玫瑰,那无论她的嫉妒她的愤怒她的忧伤就都会成为混徒的力量。在恶的殿堂里奥吉莉亚将身着黒舞衣永远的舞蹈下去,永远,永远。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