卯兽

也许这个故事听起来十分的无厘头,故事的开始也没有什么铺垫,只有哒哒哒的一阵脚步声,滑士厄的肩膀就被热情的拍了一下,他一回头却看见一张完全不认识的高中生的脸。

“额……”女孩立刻用双手捂住了脸“非常抱歉,我认错人了。”

她狠狠地揉了揉发烫的面颊:“抱歉啊,我把你当成我哥了。唔……你是哪个发廊的?”

滑士厄一脸的生无可恋:“我不是。”

“那你是干什么的?”女孩亮晶晶的眼睛扫视着滑士厄好像是在说你这么杀马特能干什么。

滑士厄想了想给自己了一个挺准确的定位:“我是跳舞的。”

女孩子很开心的往前跑了两步,她穿的衣服和乌丽的风格不同,裙摆停留在膝盖之上,而领口却很低,好像是大把大把的往外散发荷尔蒙,尽情的展示青年的肉体之美。“你跳什么舞?”

滑士厄却站在了那里,“我跳嘻哈。”

女孩子转身露出了一个很诱人的笑容,她踩着拉丁舞的步子走向滑士厄,那独特的猫一样的步子好像每一步都踩在了他的身上,勾得他的心痒痒的。

她的腰肢一板一眼的扭动着,每一个发力都精准却只是机械记忆。“我跳拉丁,但是跳的并不好。因为,想要跳好拉丁,我首先要爱上一个人。”

她继续放肆的展现她的肉体,在一个由一个舞蹈动作中,慢慢的有一种原始而狂野的东西慢慢浮现“真羡慕你,就算没爱过谁也能跳好嘻哈。而我不行,我得先爱一个人。”她亮晶晶的眼睛盯着滑士厄,爱一个人就像是一个邀请或是一种暗示。

她伸出手轻轻地点了点他的肩膀,他没有动。她循序渐进的挽住他的胳膊,“我感觉你就很好。像我哥哥那么好。”

若她再进一步的话,滑士厄一定会警觉起来的,可是她没有。她话锋一转的开始了新的话题:“我也喜欢跳舞,因为它救了我。”

“昨天我才接到电话,我们初中时一起混日子的姐妹,其中一个,最漂亮的那一个。她因为交了太多男友被人打了,他们打断了她的腿,减掉了她引以为傲的长发然后用刀子刮花了她的脸。”开始有泪水滑过她的面庞。

“如果没有舞蹈比赛的名次我就不可能进入现在的学校,那样现在躺在医院里的就可能是我了,不,我的性格比她更坏,恐怕我会变的更惨。”她真的在哭,她负面的情绪让滑士厄感觉很舒适,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被打动了。他的手搭在了她的肩上。

“一起跳舞吧,”也许舞蹈的美丽就在于陶醉,滑士厄拙劣的作着猜测的动作来配合这个女孩,偶尔女孩子自己旋身跳出他的怀抱,这时候他还能抽空做几个自己的嘻哈动作。

荒谬的舞蹈,疯狂的舞蹈,有什么渐渐浮出水面。

混舞庵,出现了!

滑士厄看着在混舞庵里面尽情舞蹈的女孩想开始重新审视人类这个种族所怀有的能力,但是他办不到,混舞庵响起的并不是滑士厄的说唱乐,取而代之的是一声声强有力的心跳。

在这一声声心跳中,女孩的舞蹈几乎占据了他全部的意识。

这时,滑士厄才明白,那原始力量的不是爱,而是捕猎的愿望而他就是猎物。

混舞庵是一个近似于幻想领域的存在,在精神体的世界里面,思维代表一切,沉沦即是被捕。

滑士厄无奈的认清了现实:没有什么投怀送抱的拉丁舞者,也没有什么眼泪和悲伤故事,只有一个握着刀子的复仇女神和动惮不得的猎物。

她停止了舞蹈,笑得开怀,把玩着手中的刺刀,“这还是我爷爷的东西,生没生锈就看你的造化了。”说着她把刀子抵在滑士厄的腹部——狠狠的刺了下去。

滑士厄的血肉包裹着刀刃紧紧的收缩,可怜的猎物战栗着祈求明天。

女孩狠狠地将刀刃拔出,用满意的目光抚摸那把三棱军刺,“我说的是真的,我的姐妹现在真的生不如死的躺在医院。但是,我还有没说的,就是我的哥哥,他已经死了。我们家失去了顶梁柱和经济来源,无奈,我只得退学开始打工。”

“绝望的女孩徘徊在哥哥丧命之处,你猜她发现了什么?”

“就是你们!你们这些恶棍!我要你偿命,我发誓要你们偿命!”

她狞笑着再一次将刀抵在了他的锁骨下方,刀刃刺破了皮肤浅浅的陷入皮肉,刀子兴奋的颤抖。“记住,我叫莫蕾拉。”她吐吐舌头。刀子再次割裂血肉神却被骨头卡住。

滑士厄在哀嚎中彻底明白了,这个猎人不会停手,除非她死去或者混徒都死去。

他的“尸体”开始拼命地往水面上浮,终于他的精神体挣扎着站了起来,不在任人宰割。混舞庵的音乐开始变化成他最熟悉的旋律,可是又被心跳声硬生生打断,他的躯体再次僵硬。

女孩的刀子向着他的咽喉刺来,滑士厄在危险的关头再次获得主权,一拳捣在了女孩的肚子上。她趴在地上倒吸着气却仍不肯放下刀子,这是混舞庵的音乐已经完全的变成了滑士厄的说唱。

这样啊,输掉了啊。

女孩的脸贴着冰冷的地面,睁开眼已经是现实的树影婆娑。她就那样躺着,紧紧握着她的刀子,而地面却干干净净没有一丝血迹。

滑士厄捂着腹部隐隐作痛的伤口,心情复杂的看着这个女孩。他忽然感觉里斯说过的圣混天合一并不是梦想,而是未来的必然,因为人类一定会变成怪物的,让其他三族畏惧的怪物。

他走过去把刀子从她的手中夺走。刀刃开始生锈,用不正常的速度。“你活着吧,这个世界会变得更适合你生存,在我们赢得明天以后。”

等到滑士厄回到宿舍,受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枯龙一脸不解的问他:“老六,你拎着把锈刀干什么?”

“啊?”滑士厄从沉思中回魂“这个啊,是莫蕾拉的墓碑。”

the end

莫蕾拉是爱伦坡塑造的人物,她死后借女儿的身体“复活”,这里代表女主将会把恨永远的带着,换句话说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于是滑士厄决定不杀她了,万一她复活了呢,多吓人。

评论(2)

热度(10)